湖北忠三律师事务所余小惠律师:浅谈孙卓被拐案

近期,打拐题材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寻子成功的新闻铺天盖地。在认亲仪式上,孙海洋抱着儿子孙卓崩溃大哭的样子,牵动着万千网友的心,同时大家也为孙海洋一家感到庆幸,感到开心。在此,余律师对此案中的相关法律问题,发表一些看法。

事件发生在2007年10月9日。孙海洋夫妇在深圳市某街区经营了一家包子铺,为了经营店铺,他们每天半夜2点起床做包子,中午没有时间休息,非常的辛苦。此时他们的儿子孙卓年仅四岁,在附近的幼儿园上学。当日晚上7点半左右,儿子孙卓在包子铺门口玩耍,忙碌了一天的孙海洋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可是他还没睡一会就被妻子叫醒,妻子告诉他,孩子不见了。随后夫妻二人便到公安机关报案,并在附近寻找,可是孙卓早已不知去向。警方通过附近监控找到了人贩子拐走孙卓的过程,人贩子在孙海洋的店门口晃了两圈以后,他故意丢下一些糖果,四岁的孙卓看到就好奇去捡,然后人贩子又用糖果引诱孙卓跟他一起走。因当时是夜晚,仅看到的是一个模糊的身影,无法辨认其相貌。根据这个模糊的身影,警方只能分析出这个人贩子身高大概是在1米68,体重在125斤左右,年龄大概是33岁至35岁左右。可是仅仅这些信息,完全不够,搜索了许久,依然没有任何线索。自此孙海洋夫妇为了寻找孙卓,悬赏、登报,他们用尽了各种办法,但仍未获得孙卓的任何线索。

2014年导演陈可辛根据孙海洋寻子的经历改编成打拐题材电影《亲爱的》。当年电影《亲爱的》成功上映,感动了无数观众,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人贩子的罪恶。而电影背后孙海洋寻子的真实故事更是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2021年1月,随着公安部部署的查找被拐失踪儿童的专项行动—“团圆行动”的展开,公安机关将最新技术手段运用到打拐案件的侦破当中,警方终于发现了孙海洋儿子孙卓的线索,随着另外一起拐卖儿童案件的破获,孙卓被拐案终于找到突破口,两起案件的关键线索出现了惊人的巧合。公安机关对关键线索进行侦查,最终案件得以告破。

14年前,犯罪嫌疑人吴某龙在孙海洋所开的包子铺附近的一家超市当保安,在这期间,吴某龙发现孙海洋年仅4岁的儿子孙卓经常独自一人在路边玩耍,于是就产生了拐卖孙卓的念头。

2007年10月9号的傍晚,吴某龙又一次来到包子铺附近,看四下无人将独自玩耍的孙卓拐走,得手后,吴某龙先是把孩子藏在自己租住的宿舍中,几天之后联系家人将孙卓送走。在2007年的10月中旬,吴某龙将孙卓交给自己的亲戚把孙卓带回了山东抚养。在将孙卓拐走后,吴某龙仍继续在那家超市当保安,随后他又对居住在超市附近的彭某英的儿子实施拐骗,并将这个孩子送到山东自己另一个亲戚家。

上述案件虽已告破,但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还未受到相应的处罚。在此余律师就来谈谈此案中涉及的法律问题。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的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拐卖妇女、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二)拐卖妇女、儿童三人以上的;(三)奸淫被拐卖的妇女的; (四)诱骗、强迫被拐卖的妇女卖淫或者将被拐卖的妇女卖给他人迫使其卖淫的; (五)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妇女、儿童的;(六)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七)造成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八)将妇女、儿童卖往境外的;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拐卖孙卓的吴某龙必定会受到刑事处罚。

然而,孙卓的养父母是否应承担刑事责任,对此网友们都比较关心。《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的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后续有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以非法拘禁或故意伤害、侮辱罪与收买被拐卖的儿童数罪并罚。”

首先,孙卓被拐事件发生在14年前,孙卓的养父母买卖行为也发生在14年前。对孙卓养父母的刑事处罚便涉及到追诉时效的问题。根据《刑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 (一)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经过五年; (二)法定最高刑为五年以上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的,经过十年; (三)法定最高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经过十五年; (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收买被拐卖儿童罪的量刑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这一幅度的量刑追诉时效是5年。又根据《刑法》第八十八条的规定:“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2007年孙卓被拐时孙海洋已向公安机关报案且已立案,所以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现在依然可以追究买主的刑事责任。

其次,孙卓养父母的定罪处罚,他们是否明知孙卓是被拐卖儿童进而收买,此处是关键。新闻中报道孙卓的养父母称他们以为孙卓属弃养儿童,这些是否属实,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如若不实,明知孙卓是被拐儿童进而收买,孙卓的养父母是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再次,孙卓及其亲生父母不愿追究养父母的刑事责任,是否影响孙卓养父母的定罪,答案是不影响定罪的。因为此案属公诉案件,由国家行驶其公权力,对犯罪分子提起公诉。即使被拐儿童的亲生父母表示不追究收买人责任,国家也会追究。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积极赔偿但没有取得谅解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尽管没有赔偿,但取得谅解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如果孙卓的亲生父母给养父母出具谅解书,量刑方面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

最后,不少网友旗帜鲜明地站在了“买卖同罪”这一边。“无论孩子多有感情,那都是拐卖的买家啊!!如果一次次纵容不罚,怎么打击?网友说得也是不无道理的,没有买卖就没有拐骗,收买助长了拐骗行为,给被拐家庭造成巨大的伤害,理应追究刑事责任。

(文:湖北忠三律师事务所 余小惠)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