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妙律师:心中无“茧”天地宽

黄妙律师:心中无“茧”天地宽

文/彭川

开朗,乐观,充满正能量……与黄妙律师相处一会儿,许多人都会被这位北京大成(宁波)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身上的正向情绪所感染,变得轻松起来。

了解她的人却更容易被背后的她在寻梦路上的勤奋、坚韧所打动。执业以来,她不仅在业务上不断精进,还“抽空”学习,拿下了两个硕士学位、一个博士学位,专业涵盖法学、经济学和管理学多个学科。事业上,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浙江省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的位置。

在黄妙眼中,优秀的律师应该是依赖专业取胜的律师,并且,作为一位女性,应将女性所拥有的细致、温和体现在执业过程中。“刚入行时,我一直认为,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女律师,自己的行为举止就应该向男律师靠近,要刚硬,到了法庭上,必须针锋相对,辩出气势。直到2007年在第一次知识产权论坛时结识来自天津的何悦律师并与她交流后,我心目中对成功女律师的定义发生了改变。何律师为人温和,举止优雅,我当时就立志要成为像何律师这样的女律师。”黄妙说,“现在何悦律师已是天津大学的法学教授、一级律师,我也希望自己将来可以成为像她那样的女性。”多年来,这一“定位”一直是她前行路上的北极星,指引着她不断追求卓越、执着创新,永不放弃。

办理每个法律案件如同解出每一个数学难题,乐在其中

黄妙表示,当初自己之所以选择法学,更多的是因为家人的希望。“我很怕背书,法学一开始在我印象中要背许多的法条,心里并不是十分情愿。但学了一段时间的法学专业课程后,我突然发现法学与自己喜欢的数学之间有许多相通之处,一条条法律条文就如同一个个数学公式,寻找到合适的法条解开一个个疑难案件,就如同用一个个数学公式去破解一个个数学难题,有着相同的乐趣。由此,我喜欢上了法学。”

1999年,黄妙毕业首考即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随即毫不犹豫地选择从事律师工作。“因为我喜欢相对自由和主动的工作方式,所以,做律师是我自己的选择。”她说。

万事开头难。

律师尤其是一个需要不断积累的职业。在执业初期的黄妙也经历过短暂的迷茫、困惑,但很有幸获得了前辈律师的指点,“刚入行时一位前辈律师对我说过的一句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律师这个职业,前面三年不用考虑能攒下多少钱,若能坚持三年,作出了成绩,说明你适合做律师;若做不出来,你最好是选择改行。正是这句话,让我放下了负担,得以轻装上阵。”黄妙说。

开始虽然辛苦,但黄妙没有动摇,坚持了下来。她努力尝试不同类型的案件,2000年正式执业的第一年,就承办了44个案件,居全所之首。“这让我开始相信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也增强了我继续走下去的信心和动力。”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此后,凭借刻苦执着的精神,以及随着实务经验和客户资源的积累,黄妙的律师之路开始越走越宽、越走越顺。与律师事业结缘的20余年里,她一共办理了上百起民事、刑事、行政诉讼案件,担任浙江省内多家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并凭借着自己在专业领域中的出色表现和社会贡献,收获了“浙江省优秀青年律师”、“浙江省优秀专业律师(知识产权类)”、“浙江省优秀女律师”等诸多荣誉的肯定。2021年成为Legal 500(亚太地区)知识产权领域的上榜特别推荐律师。

“花若盛开、蝴蝶自来。我现在倒是有句话愿意跟青年律师们共勉,就是面对执业初期的困境,先抛开杂念,沉下心来,努力做好自己。”黄妙说。

分析自身优势,选择知识产权专业方向

专业,是律师的立身之本。

从2003年起,黄妙开始考虑从综合性业务模式转向了以知识产权为主、其他业务为辅的专业化业务路径。

“我之所以选择知识产权,是因为一方面是它的专业门槛相对较高,并且,当年专业从事知识产权法律服务的律师不多,市场还是一片蓝海;另一方面是我先生是理工科的背景,我就有了获取技术方面知识的先天优势”黄妙说。

当然,转型的过程绝非一帆风顺。

首先,黄妙需要面对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走专业化之路意味着必须放弃一部分传统业务,损失部分创收,这样一来,她将有可能无法满足所里对合伙人的创收要求,合伙人晋升之路可能因此受挫。

“在此之前,我的创收已经达到了所里对合伙人的考核标准。”黄妙说,“选择做律师的人,内心当然是奔着做合伙人去的。所以,转型初期,每接到一项其他业务时,我的内心就会经历一次挣扎。”

不过,“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为了律师事业的长远发展,黄妙选择了毅然前行。

其次,她通过组建团队通过团队合作的方式,给自己专业化发展创造更多的时间及成本的空间。“我从执业的第三年就已经开始聘用助理,执业重心转向知识产权业务后,便将非知识产权类的小型案件交由助理们处理,这既增加了他们的实务经验,也‘缓解’了我的创收压力,一举两得。”

2005年,黄妙作为创始合伙人与其他律师组建律所,2012年晋升为大成的高级合伙人。

为浙江的知识产权强省建设献一份力

2016年,黄妙受聘担任浙江省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一职。为不负所托,她就如何推动浙江知识产权法律服务事业的更好发展,进行了认真思考。

“首先,浙江的知识产权环境有自己的特点,我们不能完全仿效北京、上海律师的发展轨迹,而要开辟一条适合浙江律师本土化发展的专业之路。”黄妙说。

她表示,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民营经济极具活力,但不少民营企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淡薄、保护能力不足。因此,从法律服务市场的现实需求来看,一方面,这些企业需要通过知识产权诉讼,赢得市场优势地位;另一方面,需要借助专业律师提供的非诉讼服务,完善企业内部的知识产权管理、商业秘密保护、知识产权运营等相关工作。“这就要求律师(团队),既懂诉讼业务,又能提供非诉讼法律服务;既懂法,也懂商,能帮助客户规避风险,并实现其商业目标。”

近几年,知识产权法律服务的内容,开始由诉讼类往非诉类延展。对此,黄妙有深刻体会,因此她呼吁:浙江律师应紧跟时代发展的潮流,着力强化在知识产权非诉法律服务领域,如科技成果转化、数字经济保护等多个维度的研究及实践。

专业化,是提升律师核心竞争力的必然选择,但不可能一蹴而就。作为一名长年深耕于知识产权法律服务细分市场的专家型律师,黄妙这些年也一直在为探索出一条“专、精、强,有特色、前景光明的专业化之路”做着自己的努力。

“惟其艰难,律师行业更需要工匠精神。”她说。

始于思,践于行。

担任浙江省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一职后,黄妙也做了不少实际工作。其中,强化浙江知识产权律师队伍的品牌建设,是她着力较多的一项工作。

“浙江是知识产权大省,但相对于北上广这些地方,浙江境内的知识产权律师知名度还比较低。”黄妙说,言语中不免有些惋惜之情,因为造成这种状况,与浙江律师较少开展对外宣传交流有着莫大的关系。

为此,黄妙组织了一系列的活动,用以强化浙江知识产权律师的品牌建设。比如,组织各种类型的知识产权宣讲活动;组织浙江知产律师“走出去”,多与政府相关部门、浙江企业交流;积极参加国内外的知识产权行业会议;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知产律师同行加强合作,等等,从而为浙江知产律师品牌建设注入了新的活力,使浙江知产律师的知名度、美誉度都得到了实质性的提高。

“近几年,我还得以有机会提出一些法律修改意见和参与政协等部门的调研报告,这是信任,也是责任,我愿意尽己所能,为浙江的知识产权强省建设献一份力。”黄妙说。

无论做什么,只要热爱,永远不晚

有人说,女人选择律师这个职业,既是选择了自由,也是选择了挑战。就像那玫瑰,唯有经受住了风雨的洗礼,才能绽放得分外美丽。

对于做女律师的不易,黄妙深有体会,“无论是在职场,还是在婚姻家庭生活中,女性都会面临一些特殊的困难。”不过,也正因如此,使得不会因为一件事情困难就放弃,成了很多女律师共有的品质。

在律师执业生涯过程中,黄妙律师选择了一条不断回归学校,求学升级之路。黄妙说,“我很喜欢学校的氛围,毕业时就很想重回学校再读个硕士。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只是怀念大学那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后来经过几次出国访学、留学,我发现自己纯粹是喜欢学习时的状态。我每次回学校学习,无论学习压力有多大,每当学到一个新的知识点时,内心就会有一种幸福感,觉得自己还在成长。可能我就是一个比较喜欢读书的人吧。”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的坚持并不容易!”黄妙感叹道。毕竟,自己既要做好律师的本职工作,还要履行好作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的职责。

“但是,不可否认,这段学习经历,正向影响了我的事业和家庭。”黄妙说,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争取得来的,所以,它也让自己切身体会到了:人生没有那么多限制,人要勇敢做自己,“无论做什么,只要热爱,永远不晚。”

转眼之间,黄妙律师执业已经20余年,岁月和经历磨圆了棱角,使她的执业风格也变得越发“温润”。

心中无“茧”,脚下有路。中国的知识产权事业和黄妙的律师事业,依旧在路上,还有更多美丽的风景,等待着她们去一一建造。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